重慶晨報訊 記者 陳軍 12月20日,50歲的成英蘭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:截掉受傷的右手中指末端。“18歲的兒子上大學正需要用錢,這樣痊愈後就可上班掙錢了。如果要保的話,萬一植皮不成功一年之內就無法做事情。”她說。
  做清潔砸傷手指
  15日上午,成英蘭接到了華潯品味裝飾公司工程部負責人餘紅榮(音)的電話,讓她和另一個家政的工人李麗群一起到武隆仙女山鎮做清潔。當天上午10點過,成英蘭和李麗群來到仙女山鎮一個小區的住戶做清潔。餘紅榮交代完任務後離開了。成英蘭搬開露臺地面蓋板找水閥過程中,右手中指不慎被砸傷。
  手指感染很嚴重
  “我受傷了,有點惱火!”成英蘭讓李麗群趕緊給餘紅榮打電話。看到成英蘭的手指尖皮都劃落了好大一塊,李麗群給她照了張照片,並給餘打電話,但電話一直接不通。李麗群趕緊攙扶著成英蘭去仙女山鎮上,途中碰到了餘紅榮。“我們一起去了當地衛生院。”餘紅榮支付了60元費用。包扎後,兩人準備繼續做清潔。成英蘭把這件事告訴了女兒,女兒在電話中讓她找餘紅榮寫個證明,但餘紅榮拒絕了。第二天,成英蘭回到主城。17日,成英蘭到沙區人民醫院換藥,醫生說感染很嚴重,建議她轉到專業醫院治療。18日,成英蘭來到紅樓醫院骨科住院治療。“住院後,我多次給餘紅榮打電話,他說不管!”
  她借錢治療手傷
  成英蘭將女兒給的3000元和自己的3000元積蓄全部交給了醫院。“當時,我們給出了兩種手術方案:一種可以保,但時間要長些,費用也多一些,要一萬多元;另一種就是截掉中指前端。最後,她選擇直接截掉了中指前端,她說保肢時間太長,就沒有時間打工了!”紅樓醫院骨科副主任汪傑介紹。
  成英蘭20日完成了手術,23日她堅持提前出了院。“我沒有辦法!”成英蘭說,她每個月的收入僅僅只有2000多元,兒子上大學一年要3萬元,這些錢全靠她來掙。成英蘭手術期間,她的女兒不斷給餘紅榮打電話、發短信,但都沒有得到滿意答覆。出院後,成英蘭一直在沙區的小診所換藥。昨日,紅樓醫院表示願意繼續幫她免費換藥和拆線。
  律師說法>
  提醒不到位也要負責任
  昨日,餘紅榮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,成英蘭受傷當時他並不在現場,另外成英蘭也不是該公司的員工,按照公司法律顧問的說法,她的受傷與公司無關。對此,揚義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海鋒建議雙方進一步協商。他說,雖然雙方沒有勞動聘用關係,但是在勞動過程中,安全提醒是否做到位,如果公司沒有做到位,也有一定責任。沒有勞動聘用關係或者工程部負責人當時不在場,不能成為完全免責的理由。  (原標題:擔心保守治療耽誤掙錢 清潔工截掉感染的中指 )
創作者介紹

ke41kesa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